首页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 愿你偶遇华丽与灿烂,仍是可以经得起小运的乏味

愿你偶遇华丽与灿烂,仍是可以经得起小运的乏味

去过东京回来之后,又把这部电影看了一遍。

     电影色调是清澈的透明色 男女主人公有好看的白色皮肤 一直以来
对透明的纯粹颜色都没有什么抵抗力 美的不太真实的质感
带着观影者进入到一个不染尘埃的干净世界
    快进的学生时代 简单画面交代的是CREAM单纯的笑和哭 不做作的抽烟姿势
和KAY没有欲望的亲吻 以及 KAY自始自终停留在她身上的深情目光 所有的一切
明丽地让人一眼望穿 无人能够怀疑 两情相悦的爱情故事 公主和王子
幸福的美好生活
    然而 画外音的出现 把大家的期待拉回到电影的名字 连续两个的悲伤
怎么又会轻易交代一个圆满的故事 她是他唯一的公主
而他只是随时可能离开的樵夫
    即便俗套的又是男主角罹患癌症 但是不一样的是从一开始他就对此熟稔在心
所以便没有那么多的意外和让人措手不及 他们依旧每天在一起
他依然把所有的重心放在孩子一样她的身上 为她做饭 看着她笑
回答她无聊的问题 然后在心里每天默念 我爱你 这样的深情流露 让人想到的只有
至死不渝 事实亦是如此 濒临死亡边缘 他的爱愈发坚硬如钻石
“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找到个好男人 然后和他结婚”
     KAY的梦想 承载的 是在CREAM之上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便开始慢慢染上了悲伤的意味
他不动声色地开始去为他的公主打点一切 为她去争取她的幸福 看着你好
我便是好 还好 铺垫着些许阴谋的故事 似乎有了相对完满的结局
他的公主最后成功地和白马王子结婚 兜兜转转的故事 伴随他来临的死亡
也似乎应该无可奈何的划下休止符
“你说结婚到底是什么”
“结婚就像是花 花上的花瓣不能离开任何一片而存活”
“那我们不是早就结婚了”
“结婚是需要有正式的仪式的”
    关于结婚的对话 隐含的是CREAM的期待和无奈 被樵夫一直保护的公主
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一直保持缄默 一直不开口对他说话 只是因为樵夫的梦想
只是不希望看到他因为公主而难过
看似任性无理的CREAM下定决心要凭借自己的力量
去实现一直守护着自己的樵夫的梦想 说教时像爸爸 餐桌前是妈妈 有时候是哥哥
有时候是爱人 是每天都在一起的不能分割的亲人一样的存在 在她的心里
他们早就是夫妻 只是 关于结婚的对话 关于他的梦想 她必须要去践行和实现
按照他的意愿 属于他们的婚纱照 属于他们的婚礼 到最后 在她的骨灰盒前 终于
她完成了他的梦想
    第一次看电影 看到男女主人公都死去的情节 竟然会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第一次对梁祝化蝶的悲剧似结局产生认可 这些统统都不再是刻意煽情 什么是爱
所谓的名分 所谓的执子之手 所谓的彼此拥有 这些都是不够的 寒冷时的拥抱
无力时的亲吻 寂寞时知道你在 平淡地流年里一起经过的每一个小细节
因为对方的幸福而体会到的美好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 爱 当人生面对死亡
所有的大悲大喜只显得无力做作 而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
才真正多了震慑人心的力量 让人感怀并且感动
    或许会有人觉得他们是自私和懦弱的
他们不负责任的做法甚至伤害了无辜的其他人 但是我想说的是 在爱情里
谁又可以保证自己是不曾自私过的 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站在对方的立场
没有拆穿谁的谎言 继续着自己的谎言 亦只是为了让对方没有担负的生活
试想一下 若他们说出真相 然后在一起 能否真的就会从此没有悲伤 直至死去
和死亡作对抗的爱情 无论是谁 都不敢妄下胜负
   如此 我要在你生命的最后日子 和你在一起 像往常一样 生活下去
这便是最动人的誓言

拜林夕和黄伟文所赐,在东京的行程就像是歌词的寻访之旅。
见到表参道就拜,见到二丁目就拍,见到松板屋就叹,见到目黑就惆怅,见到富士山就内伤,地铁指向代官山,仿佛有谁的面孔早已刻进站牌。而走过每一条二丁目,都会将路牌拍下来。在“分一丁目赠我”里,“丁目”,也许代表了幸福。这是一个身临之前就被太多标签和意义所概念化的城市。一座建在歌词、旋律、电影之上的浮城。

而在电影里,夏洛特的眼中,一个陌生国度的浮光掠影,如同从窗户的玻璃透出的晨曦微光,一点点地晕化开来。她从酒店的窗口观望华丽坚硬的城市,去寺院看和尚念经,失眠的夜晚去游泳,学习插花,回到酒店对着电话哭泣。深夜一个人去酒吧里喝一杯伏特加。寂寞如影随形,贯穿在无数拼凑的细小情节当中。
中年男人哈里斯到东京拍一组威士忌广告。躲避无休止的家庭琐事和平淡刻板的婚姻。语言的障碍使他隔离重重。他的寂寞发祥于一个中年男人生活里隐藏不住的太多细枝末节,磨蚀着平和宁静的心境。

这并不是哈里斯一个人的私人感受。生活的琐碎足以将人磨损至钝,身处异国,全然陌生的冲击才能像隔膜过重的砂纸,产生将身心某一块擦亮的强大摩擦力。以至于我们在遥远的距离之外,才有勇气做回自己的同时又背叛自己。趁换个天空趁一个人换个灵魂。我离开我,便是旅行的意义。

东京的雨夜,没有带伞,一个人匆匆疾步于上谷二丁目,有一个日本人过来找我问路,他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末了我只能笑着说“SORRY”,他愣了一下,也致以抱歉地笑。看,上帝把我们之间的巴别塔造得多么难以攀越。但只有这个笑容,是无需翻译的。

现实里的生活,旅途中的漂泊,以东京为折痕,开始分裂。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落魄的电影演员和寂寞的少妇,终于邂逅在异国的酒店。共同失眠的两个人在酒吧里互相问候。体验着知己间熨帖的安慰。他们的存在像两面镜子,清晰深入地映照出彼此。所以始终只需要进行安静淡然的交流,用眼神多过累赘的语言,用心智多过泛滥的用情。好象故人重逢,自然而然。他们的擦身到交会,像浸泡在茶水里的花朵,随着氤氲的热气慢慢绽开,沉浮,舒展,细腻温柔,释放馨香。直到酿造成一杯浑然天成的香茗。
夏洛特和哈里斯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窗外景色依旧。她诉说她曾经的青涩,以前我想做个作家,但看到自己写的东西感觉厌恶。又想做一个摄影师。每个女人都会经历这样的时候,想拍下一些东西,是和自己及生活相关的。但后来,我只觉得自己非常普通。
他说,普通又什么不好。普通很好。
生活不会出现波澜壮阔,夏洛特和哈里斯心照不宣。他们的情话只会对着自己的爱人说,留给彼此的,是心灵角落里无人问津的那部分柔软和真实。

是不是只有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陌生人的倾吐才会如此剔透。包括承认自己的平庸,承认自己的失败。
对我而言,东京是旅行的终站。茫然静候假期结束。
回家的归程近在眼前,漂泊的疲累放进超重的行李箱。现实那头等着我的,是一封存在发件箱的辞职信以及后续不想面对的一切繁冗。
犹记出发时劝慰自己,等回来之后再说吧。盼头一眨眼就过,“再说”的一切如期来临。

《寻找1967的女神》里说,东京是爱的气味,是面条的气味。东京的最后一晚,晃悠在下雨的街头,还是体验了一把地道的日本拉面馆。好久都不敢吃宵夜的人,在连最后一滴汤汁都喝光光后,就被治愈到忧伤了:不知道这样的味道,会不会成为一期一会。
这世界将会多美多美,比不上这个星期。
欢喜没有安稳,陶醉没有根基。治愈到了心息。

这个世界上,总有你向往的地方,东京也好,冰岛也好,纽约也好,威尼斯也好……都不会是你生活的城市。脑海里浮现的远山淡月不容腾起人间烟火。过客与风是孪生的,你只能掠过它,太多的景致太短的时间,太多的美食太小的胃容量,太多的手信选择太短的赏味期限,必须留有这样的遗憾。再见,此生也许都不再相见。
东京最赏面的莫过于赶在留宿的最后一夜,让人贴近现场地感受到了一次横波地震,生生被晃醒,沉沉又睡去。
第二天早上导游跟我们说,福岛县近海凌晨发生里氏6.4级地震,东
京震感强烈。

电影的结尾,在东京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哈里斯和夏洛特仿佛迷失过后的感应。末了的耳语是几句没有人听得到的话,这样的处理真好,镜头之外第三身的遐想美感抵过了千言万语。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忍不住回头彼此凝望。我始终相信他们之间萌发的不是爱情。除却留恋,恐怕还回顾着对生命的全新感悟。此时他们又是彼此的镜子,用对视的完整补缀生活的缺憾。
离别在即的那个拥抱,不是陡峭突奇却带来完美的遐想,缔造超越伤感的美丽。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655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