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ca888.com › 第叁肆7章 显著的神态

第叁肆7章 显著的神态

我三年前认识她,我们是同一个地方家都是农村的,她在深圳,我在西安!可能让大家笑话的是我们的认识方式,是网络!
我们通过一阵子的交往应该准确的说是交流,我对她有了感觉,因为她的性格,家庭背景,为人!则在其后的几年中我更是明显的看到了事实!她的确是这种人,为人大方(不是之钱上的大方)!但是有时容易激动,说话欠分寸!她非常的顾家人,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和家人!这在上个月她妹妹来西安上学,我接待中更是深有体会!三年中我到深圳去了两次,2019年去一次是专门看她的,但是当时让我非常生气的是我去那天是星期五,想这正好周六周日,可以在一起好好的谈谈,可是她给我信息说要到惠州去帮她同学考试,周一才能回来!我很生气,当时想立刻离开那个地方,但是我想既然来了就见见吧,不然算什么!周一晚上我们见面了,中间还有我一个大学同学我们三个在华强北的小肥羊吃的火锅,通过饭桌的举动我更是认为她是一个非常懂事和会照顾人的女孩子,因为第一次见面吃饭中大家谈的很好,她不时的给夹菜,而我更像一个女孩子了!

诸人愣了一下,只听房门被人敲响,涛哥勾起一抹笑容。然后站起来去开门,一股很重的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客厅。

第二天我就返回了西安。之后就是电话联系,关于电话联系这点我后边再说,这边先继续讲,2019年春节我们都回到了河南老家,我们是一个地方的,她返回深圳时说好我去送她,我很早就到了市区,我在等她,可是一直等到快2点了(她是3点多的飞机)我还是没有她的电话,我电话给她,电话关机,给她家里电话,她家人说已经走了。后来就直接去了机场,在大厅等候,
在3点时她给我电话说没时间见面了,我说就在机场,她原来也在机场,她手机没电了!我们就见了面!后来我就离开了,因为她不想我在哪里!我很生气的离开了机场回家了!春节之后我也返回了西安,我电话给她说明我的态度,我很生气。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可能我们不合适!我无语!后来就是时断时续的电话联系!在2019年的三月份,我正好就进了山东华为要到深圳参加入职培训,我想又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更好的了解对方的机会!但是还是让我失望了,在深圳培训了三个多月,我们见面只有三次!还是我对此约后才成行的,但是奇怪的是每次见面我们都很开心!我一见到她我就没有勇气去责怪她!最让我生气的是我7月分培训结束要离开深圳时,我想大家再一面我就走了(深圳我有好多同学在约好了时间聚一下算是为我送行),可是那次她爽约了!我和同学们草草的吃饭,我就返回了华为基地,在路上她给我电话说她在广州接一个从家里来的一个女孩子!我无言!我当天晚上给她写了一封邮件说明了我的想法,让她表态,要么我们继续走下去,要么就是随着我明天的离开而从此消失!我当时给她一个选项就是如果想继续发展就在我离开前给我电话或者约我见面!她后来约了我见面,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下午我就飞回了西安!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干净的青年拎着一个血人走了进来,啪的一下。他随意将手中的血人扔在了地板上,血流了一片…

但是她到目前还是没有明确的表态!回到西安我就报到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我整天和导师忙在机房,隔一阵子给她打电话!就这样我们还是时断时续的联系着,从来没有谈到正题,因为我一想谈这个话题她就回避,或者就挂电话!我后来就没有在提!但是我仍然和她联系,问寒问暖!我9月份去开局了,第一次开局我非常投入,几乎是全身心的,事情也让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不这样做我根本就作不好!国庆节我给她电话,她当时为了家里的一些事情给我发了莫名的火,我很生气,后来的两个多月中我就忙工作一直没有和她联系,就在12月的她给我发了邮件向我道歉!我接受了她的道歉!就这样我们好像又回到了时断时续的联系中!12月底或者说2019年的最后一天工程结束,局点非常顺利的割接入网,客户非常满意,我也感到很欣慰!但是就在割接结束之后办事处通知我因为大比武的事情,我不得不离开华为!我没有说什么,2019年的1月4号我办理了离职手续!6号晚上给她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我想和她谈谈!她安慰了我一些话,但是还是不愿意和我谈正题,并且挂了我的电话!我当时无语,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后来9号我就在西安的一家好合作单位上班了!2019年春节回家我们彼此都没有联系!过了春节回到西安移动的一个打项目又开始了,我负责了西安市的一个局点,工程开工就很忙,这个工程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一直到7月底才结束。8月我会公司感到非常的不适应,后来一个人到厦门去玩了两周!9月分她妹妹到西安来上学,我接待了她妹妹,通过和她妹妹的交谈我发现她说的她弟弟的事情和她给我说的不一致!这个事情她妹妹也告诉她了,我也知道,我就想得到一个解释或者一个道歉什么的,但是我等了两周也没有!

我们都震惊了。特别是我跟苗天华,因为,这个人戴着面具。艾斯奥特曼面具!

我就发了邮件给她,说明了一切,说明了我的想法,说明了三年来的一切,说明了我的感受!也许由于气愤我在邮件中的用词有点过了!最后我还是给她出了选择题,让她选择,一个就是我们能否继续下去,如果可以解释一下她弟弟的事情,如果不可以发展下去,一切都不用解释!结果她回复给我的是先解释了原因,后面又选择了后者!让我非常郁闷!我当时非常认真,认为她选择了不能发展!我当时心情坏透了!周末和一个同事玩,问了些个人的事情,我就说还没有找,他就给介绍了一个他的同学,我当时想既然这边不成了,就尝试认识一下其他人吧,我就没有拒绝,结果事情发展的超出我的想象,国庆期间我们就很热了!但是这里我要强调一点的是,人家女孩子对我的确很好,也非常主动!但是我由于我自己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感情到底在哪里,就冲动的做了一切!昨天和深圳的女孩子在网上聊起了这个事情,我没有想到她反应这么的强烈,她甚至有点失控了,我问她为什么当时的回复中要做出那样的选择,她说当时因为我的质问导致她想到她在我心中已经失去了信任!才冲动的做了这样的选择!我无语!我在骂我自己!昨天晚上我和她聊了很久,说了有史以来的最明了的话,也搞清楚了她的态度!就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是没能直接告诉我,二是我追问下她才流露出来的,因为她下午的表现已经能说明问题了,通过了解她的想法竟然和我是一直的,她也想找一个农村背景的,她不喜欢深圳!但是我现在怎么办?说实话我的心真的还在她这边!我考虑了很多事情,我今年已经28岁了,我的父母为了我还在农村辛苦的劳动着,我一直都不喜欢城市的女孩子特别是80年代以后的!因此我就想找一个家是农村的,她就是,并且人也不错!因此我认定了她!但是由于我们双方沟通的问题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只能说我们都是傻子!

“这是暴徒的精英手下…”青年开口,然后仿佛看不到别人,对着涛哥说好了。我走了。

现在的问题让我非常的头疼!我认为我该对我的行为负责,但是我又不甘心放下她!从某种意义上说对现在的这个女孩子她是无辜的,对她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感情就是这样!我承认我的欲望曾经控制了我!现在怎么办?我还在思考!还要思考结婚以后的事情!

涛哥点了点头。那个青年离开,涛哥指着地上的血人:“这是盯着祝老大老母亲的暴徒的手下,现在。还需要我多说吗?这个证据,够不够让你们放心?”

“呵呵呵,万一是你自导自演的呢?这个人搞不好就是个垃圾。你拿来忽悠我们也有可能!”

金钱多让人讨厌的声音又响起,涛哥呵呵一笑。然后让开一条路:“金老大,您走吧,我真的不欢迎你,要告诉暴徒的话尽管去,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根本无所谓,这股力量迟早也是要露出来的。”

金钱多脸色瞬间铁青了起来,祝昌盛则是上前把面具拿开,他身子微微颤抖:“是他,没错…我尽全力调查过盯着我老母亲的暴徒手下的样貌,就是这个无疑…我信了,后天,他暴徒敢动手,我祝昌盛第一反了他!”

祝昌盛的情绪有些激动,毕竟这算是解决他心头的一个大患!

汤山也露出震惊之色,盯着许久,他来到涛哥面前,郑重地鞠了一躬:“杨涛,我为我之前做的事情道歉,在此我也保证,全力支持苗天华、吴凌云。只希望,你能保我家人安全。”

涛哥可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当即点头答应,汤山整个都兴奋起来了:“这次我们合起来,不说干掉暴徒,至少也可以让他知道,当初他把明辉杀了是多么的天怒人怨!”

“有苗天华的安排,想必咱们这次,如果暴徒动手,我们再反了他,至少也会让他元气大伤。”

“如此,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干掉暴徒!”

各位老大的心思都被调动起来了,苗天华这才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正爷,正爷这才无奈地干咳了一声:“呵呵,各位,都先别激动,眼下有一件事情还需要商定。”

几个老大冷静下来,看向正爷。

“干掉暴徒还是很有希望的,不过想必你们也都清楚,想要干掉暴徒,需要大华支持,如果大华不肯,我们是没有可能干掉暴徒的…这样也就无法替明辉报仇,想必你们都不会甘心如此吧?

当初,我们几个被陷害差点毁了一生,是明辉帮了我们,这种再造之恩,我们都不可能忘记。所以,这个仇,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报的。”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支持苗天华他们,老正,你也不用多说了,清悦上不去,他们上去确实也不错,反正只要不是暴徒,我意见不大。”蓝浪最先表态。

其他的老大对视了一眼,也都点了点头,只有金钱多,面色涨红,怒道:“你们都糊涂了?他们还都是小屁孩,一个芗城都不一定能管得过来,还要他们管咱们海县?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被洗脑了!这是胡闹,这是扯淡!”

金钱多怒不可遏,表情尤为的狰狞,正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少数服从多数,老金,你应该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吧?”

“老子不陪你们胡闹!老子走了!麻痹的大财不发就算了,把海县托付给这样两个毛头小子,不是自断财路吗?你们真的都是傻逼!”

金钱多甩门而去,祝昌盛想要出去叫住他,正爷说老祝,算了吧,金钱多这种人,本来就不可靠。

祝昌盛劝说老正,老金毕竟是护沈一派的,不管他,不太好吧?

正爷冷冷地笑,“我们还得看他脸色不成?这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我跟苗天华始终注视着这一切的发展,因为苗天华不说话,我自然也不说话,他跟正爷的关系,还真是亲密过头了。

金钱多走了,几个老大又商量了一下,确定了去海天大酒店之后面对暴徒的态度。

唔,听说,那天还是暴徒的生日…

有意思有意思,要不要把他的生日也变成他的忌日?

我是有这么想,苗天华恐怕更有。

几个老大都走了,只剩下涛哥和我们几个。

“我真想不到,你们竟然能够让他们偏向你们,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涛哥亲眼见到了这些人的态度,谈不上多么直接的支持苗天华,可是态度上很明显是有偏爱的。

“那是自然,我苗天华可是天生要做大事的人!怎么可能连这些人都搞不定?”

“涛哥别听他吹,这家伙也就是吹牛逼还可以,其他的,呵呵,不行。”苗天华听后一把扑过来要跟我拼命。

正爷让我们都别玩了,赶紧准备一下,暴徒生日,我们都必须拿点礼物去。

“他好像没邀请我们啊,我们要不在外面埋伏得了,要是他有异动,我直接带人闯进去救场!”

涛哥听了苗天华的话便是一笑,说人家暴徒怎么没邀请你们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出现在你们面前就是包括你们的意思。

我们惊奇不已,还能这样判断?这暴徒也是爱装逼啊…

既然得到了各位老大的支持,我们至少有了一争海县的力量。

我爷苗天华离开了正爷这里,苗天华说明天给你秦麟爵的消息,到时候救秦麟爵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说没问题。

苗天华的情报渠道我没问,我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

回到宾馆我们大吃特补,让自己的身体赶紧恢复到巅峰,当然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只是我们拿到了阿鸣送过来的卡想要消费而已。

第二天苗天华的臭脚把我熏醒了,这他妈真是够了,几天没洗脚了啊苗天华!

我打开窗户通风,差点没被气给憋死。苗天华醒过来已经十点多了他醒过来我第一时间管他要秦麟爵的消息。

“秦麟爵的消息?什么消息?”

“你昨晚不是说有秦麟爵的消息要给我么?”

“哦,那个啊,我心情好,所以那个其实是扯淡。”

“…我可以打你吗苗天华?忍不住了啊…”

“呃…好吧,其实刚刚我说扯淡的并不是扯淡,现在是真的了…让我先打个电话。”

苗天华清醒之后拨打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响了三声之后,苗天华立马又挂掉了,半分钟后苗天华点开了新来的一条短信。

“知道了,秦麟爵可能在海县凤阳村,你知道这个村子在哪个位置不?”

“知道,我有看海县的全景地图上,但是我地理差…”

“够蠢,厉害,你咋还不上天?”苗天华抱怨归抱怨,但还是依然在跟我说。

“凤阳村去车站坐车就行了!”

“…”这不等于没说吗?

不过,知道了秦麟爵可能在哪,那么问题基本上就不大了…

很快,第三天就到来了,我跟苗天华,重新梳洗了一遍,又换上人模狗样的衣服…我们这么给暴徒面子,相信,他也会给我们面子吧?

要是他不给面子,那我们可就太伤心了…

“麻痹,你穿得正式起来,实在像一条混迹在绅士人群里面的禽兽!”苗天华狠狠地不留情地吐槽我,我瞟了他一眼:“你正式起来,实在太帅了,估计任何禽兽都会惊叹,竟然还有人比他们更加禽兽!”说完我撒腿就跑了。

苗天华在背后怒吼“吴凌云你给老子站住”。我们来到正爷的酒店,正爷的酒店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车…

清一色的,宝马、奔驰…

“怎么多出一辆车…”我跟苗天华同时心生疑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61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