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ca888.com › 妈妈学车记

妈妈学车记

家里买车好几年了,因为一直是老公在开的加之偶是路盲偶尔坐车时间长了还晕车所以对那个铁疙瘩一直是不碰的.但这样一来许多的不方便也就出来了.比如有一次老公出差2个多月那车就在小区里停了二个月光付停车费和养路费没人给它挪窝.而老天不帮忙老是遇上下大雨偏偏我又不会侍候那铁疙瘩等我用电动车把儿子接回家娘俩都成了落汤鸡。如是碰到过年过节老公跟亲朋好友喝完酒后又因为没人开车而不得不守着车子打的回家诸多不方便促使偶动了学车的心思,恰好有消息说4月1日学车费用要涨了,考试难度也要增加了,于是偶这芳龄35的老绒不得不开始找驾校学车了。

图片 1

2019-02-01 20:52

妈妈学车记

老公是在万里学的车,虽然教练不错但因为搬家后太远了,所以只能另找学校了。虽然有同事和朋友介绍了许多教练和学校但一直下不了决心去学,怕教练没耐心教我这车盲反而弄得同事、朋友很难为情。最后老公通过上网了解后替我在宁波驾校联盟----宁波学车网上选了友谊驾校并在网上报了名。(选友谊是因为老公觉得它是宁波最早的出租车公司之一,教练的技术应该不错,经验也会足些,估计教练年纪会大些但会比较有耐心)

午饭的时候,听到妈妈说她要学自行车,我嘴里嚼了一半的饭差点喷到饭桌上。

2019-02-01 20:54

妈妈是一本正经说出那句话的。她一边津津有味吃着碗里的面条,一边当着全家人的面,郑重宣布了这一“重大”消息。

在网上报名后的第二天友谊驾校一位姓叶的教练打来了电话。因为偶的工作时间是三班倒的,当他打来电话时偶还在睡觉没听到,他又发了条短消息给我,偶还是没听到。到我醒来后已经是早上9点30分了,习惯性的瞄了下手机才发现有N多的未接电话。回电过去态度好好的叶教练让我先去车管所报名体检再决定是否报考他们学校。因为那天正下雨就有些懒得去车管所,就跟叶教练说下雨懒得去,叶教练就说:“是这样呀,要不我来接你过去吧,你在家里等我就行了。”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起床洗漱。等来到车管所已经10点多了,赶紧在教练的指点下报名体检。等出来已是11点多了,邀教练吃饭却是怎么也不答应,只是说下午1点来接我去他们学校并看一下练习的场地、认识一下教倒桩的赵教练后如满意再决定是否在那里学
.下午去了驾校并看了场地觉得还可以就报了名。叶教练给了我一本理论考试的复习书让我回家看并在2星期后会通知我去高桥那边考理论。然后他又把我送到学倒桩的场地让我开始跟赵师傅学压直线。于是,我这个油门、刹车都分不清的老绒开始了我的学车经历。

一旁的爸爸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面,从口袋里掏出他的大方手绢往嘴角轻轻一蹭,看了妈妈一眼,说,想学就学呗。

2019-02-01 20:55

在我家,妈妈一贯强势,她想要干什么,没有人敢拦着,包括爸爸。

刚开始,偶一坐到车上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心是咚咚跳。等教练告诉我哪是油门、哪是离合器时人已是晕了,怕这个庞然大物会突然自己动起来死踩刹车不敢放手。。教练见我这么紧张就开始没话找话放松我的心情。终于,我这个车盲在教练的不断鼓励下踩下了离合器打好档位开出了第一步。看着车一步一步往前走那个兴奋的情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哦。开出了第一步,以后胆子就慢慢地大了起来。然后教练让我压直线。说来惭愧,同来的小男生一个只压了2个小时,一个压了半天就过关了,而我却是整整压了三天才过关。真是笨死
.

眼下“学车风”势头正劲,晚饭后,常能看到院子外的亮场上,半大小子,年轻姑娘推着28加重自行车,在一片土地上等着“挨摔”。

完整学车日记:

妈妈都已经开始刷锅了,我还拿着一双筷子在碗里搅和着。只有我,把妈妈学车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我主要是担心太多,如果妈妈加入到学车行列,那她就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

我还特意在脑海里勾勒出一副妈妈学车的场景:左边是淘气的刚子,使劲瞪着他爹那辆飞鸽28加重自行车,瞧那样,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

右边是不服输的梅花姑娘,嘴里咬着一根大辫子,与刚子较量飙车技艺,一点也不示弱。

而我亲爱的妈妈,坐在自行车上尽管拼尽全力,可她总落在两个年轻人后面。

我痴痴笑了两声,被自己导演的画面逗乐了。

就在刚才,我还遭到哥哥的白眼。不是因为嘴里的面差点喷射出来,而是我大惊小怪的表情。

我之所以露出夸张的表情,还有一个原因是妈妈日渐发福的身体,我担心她的腿能否跨过家里28加重自行车的横梁。

在这里要声明一下,妈妈身体发福不是因为家里伙食好。在70年代末期,尽管粗粮吃得多,妈妈也依然看起来富态。

有人说她虚胖,有人说她心宽体胖,我知道,大人总是拣喜欢的话来说。

邻居秀兰阿姨岁数比我妈小,身体匀称,她学骑自行车我就觉得顺眼。昨天晚饭后我和小伙伴在场院玩耍,还看见秀兰阿姨的腿可以跨过自行车的横梁了。

尤其她跨越横梁的那一瞬间,只见右腿“嗖”一声从身体前跨越过去。我当时还担心,如果腿抬低了,车子倾倒怎么办。

我家的28自行车就立在屋子门前的空地上。它可是我们家的功臣。家里人多供应的粮食不够吃,每隔一段时间,爸爸都会骑着它前往三十甸子,购买一些玉米回来磨成玉米粉蒸发糕吃。

有一段时间,我看到蒸锅里的发糕就犯怵,我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过饮食的单一,但可是肚子是肉长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它就会“咕噜噜”提出抗议。

有时候爸爸擦洗完他的“坐骑”,我会守在车子旁边,用手扳动脚踏板,痴痴地看车鼓轮转圈。

一圈、两圈、三圈,直到数不清几圈,飞速转动的车轮,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刺眼,我喜欢车轮飞转的感觉。

每当妈妈看见我玩爸爸的“坐骑”,都会扯着嗓子喊,你忘了上次脚钻进车鼓轮的事了?小心这次手指头又铰了进去。

我扳动脚踏板更用力了,车鼓轮转动得已经看不清车辐条有多少根。我就这么不爱听大人的话,喜欢和大人对着干。

吃过晚饭,趁着天边还有一缕斜阳照亮,妈妈穿上她亲手做的布鞋,推着立在墙角的加重自行车出了院子的大门。

当然,除了自行车,妈妈还叫上我和哥哥一同去。我想,妈妈叫我们陪她去,可能是让我们哥俩给她壮胆,要么就是学车的时候我们为她“保驾护航”。

院子外有一条平整的土路,两条被汽车碾压的路辙还清晰可见。看见妈妈推着自行车出来,散步的刘大妈还以为妈妈要用车子载什么东西去。

我刚要张开嘴向爱管闲事的刘大妈说明原因,妈妈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声张。

看刘大妈的目光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妈妈一直推着车子往前走,我和哥哥也加快了步伐,紧随其后,像是要办一件多么神秘的大事一样。现在想起来都觉好笑。

走到大路的拐弯处,妈妈见四周无人,才放下心来,左右瞧了瞧,吸了一口气,郑重地将左脚搭在脚蹬子上停留了一会儿,右脚蹬地给车子一定的力量。等车子动了,她才徐徐抬起右腿。

这是学车最基本的要领,只有抬起右腿车子能平稳前行,说明过了学车的第一关。

可是我看到妈妈只要一收右脚,车子左右晃动得特别厉害。我和哥哥很有眼色的跑过去想扶住车子,妈妈根本不领情。

她示意我们松开手,只当观众就行,仍重复着脚下笨拙的动作。做了几次之后,我看到自行车比开始听使唤了,可妈妈的额头已经沁满了汗珠。

有几次看到妈妈笨拙的背影就要倒下了,不知为什么车子又趋于平衡,吓得我手心都汗津津的。

妈妈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复着看起来既简单又滑稽的动作。我和哥哥也站累了蹲在地上观望。我看见车轮经过的地方,扬起了一股尘土。

正当妈妈学车的热情高涨时,路上的一颗石子咯了车子的前轮胎,车子左右晃动了几下就栽倒了。只听见“扑通”一声,妈妈被压在了车子底下。

我和哥哥站起身赶紧跑过去,扶起了车子,一人一只胳膊搀扶起倒在地上的妈妈。

妈妈使劲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还口口声称“没事、没事”。扭正了车把,妈妈仍着魔般与自己较劲。透过微弱的月光,我看到妈妈沾满尘土的后背湿了一大片。

图片 2

妈妈学车记

我叫嚷着天黑了回家吧。妈妈这才反应过来。我想,如果妈妈学会了骑车也没什么不好,比如今晚,回家不用走太多的路,前后用车子把我们哥俩一驮,可以追赶月亮回家了。

妈妈还嘱咐我们哥俩,回家别告诉爸爸她摔跤的事。我说偏要说,妈妈说你敢。说真的,我不敢,怕她骂我。

原以为妈妈摔一跤会减缓她学车的脚步,没想到她热情不减。只要碰到刘大妈,她老人家一定还纳闷,晚上推着车子出去又驮什么?

妈妈学车没有按部就班。等她顺利地可以掌握车子平衡的时候,她没有像很多初学者那样朝前越过横梁,而是直接从车子后部直接跨越。

她练这一动作的时候,爸爸也出动了,他做起了场外指导。开始妈妈骑着车子还会左右摇摆,可能有了爸爸的保护与指导,她很快能控制车子的平衡。

经过一段时间苦练,妈妈终于可以驾驭自行车了。让人高兴的是,那天晚上练完车回家,妈妈载着我和哥哥一阵风似的直奔大院。

从邻居惊异的表情里看得出,他们被妈妈吓到了,也许在他们眼里,妈妈就是一个只会做饭的妇女。

忘了介绍,当时妈妈的工作是炊事员。有谁能想象,妈妈最初也不会做饭,为了能减轻爸爸身上的担子,她咬着牙揽下了这个分量不轻的活儿。

为几十号人蒸满头,炒菜擀面,妈妈是一边学习才不断胜任工作的。以至于很多年以后,很多人仍怀念她烙的死面饼。

前几年城市兴起学车热,我也不知天高地厚地报了名。对于学车初衷,说实在话,我并不是完全想开车,只是在人生低谷时,寻求一份乐子。

妈妈很支持我学车,她说随着汽车的普及,应该掌握这门技术。她还说,如果她年轻,她也会报名学的,这有什么难的?

我相信妈妈的话,她没有开玩笑。只是她确实超过了学车最高年龄的界限。我想如果可以学,妈妈一定学得比我快,因为她身上一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

(注:图片选自网络,侵删)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531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