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www.ca888.com › 何人让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成为三伯?

何人让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成为三伯?

  “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尤为受用,但在驾培市场上却时有例外发生。目前,山东省城约有7万市民在等待上车中期盼着早日一证在手。而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济南有50家正规驾校,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

一位大爷,靠着收破烂硬是成为了一名获得无数财富的成功人士。

  这是一个纯粹的卖方市场。在驾培市场激烈竞争的背后,驾校培训能力和教练员素质受到质疑。难怪有学员感叹道:驾校实在是太牛了!

60年代出生的宋振忠,家境平凡,小学5年纪就辍学,却用30年的时间,一手打造了这个估值天价的展室。可这里没有奢侈的宫廷古玩,也没有香艳女图,全都是1900年到1970年间老北京胡同里平民百姓生活中的各种物件,大至桌椅、自行车,小到烛台、碗筷。大部分都是老北京拆迁时没人要的破烂玩意。

  山东省城7万学员排队等上车和考试

图片 1

  “教练,我什么时候考试啊?”14日,省城西部一驾驶员培训基地,市民刘先生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这里。他经常忍不住询问,但始终得不到明确答复。

宋振忠从小就是个学渣,一上学就头疼,小学五年纪就辍学和父亲学做买卖。但是宋振忠从小孝顺家。母亲腿脚不便,他一有空就骑着三轮车带着母亲,陪她去逛旧货市场,给她买蝈蝈玩。

  刘先生报名学车已有两年,拿证的愿望愈发强烈,自我要求每周至少两天待在培训基地,尽管这样做影响到了工作。

1990年后,老北京的拆迁,流出了一大批老物件。有一次德胜门附近拆迁时,有个老太太手里有件上百年的线板。旧时女人做针线活,用这个来缠线。老太太操持家务,这个线板陪了她一辈子的针线活,她念旧不肯卖。

  他学车的大部分时间里,需要坐在马扎上耐心等待。

图片 2

  和刘先生一样在难熬的训练中等待考试的不在少数。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在济南市50家正规驾校中,有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按每车4人计算,正常年培训能力为10.9万人。另外一组数字显示,2019年济南市驾考科目一通过率为17.2万人,按照95%的通过率来算,总报名人数达到18万人左右。

宋振忠为了这个物件,就跑了3趟。一来二去,老太太到底是看出了宋振忠的心思,她说,“有个韩国人开价500元,我都没有卖,这个东西我自己也舍不得,但你是真心喜欢,就卖你了。”

  人们踊跃学车的热情,让驾校再也不用为生源发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学车人多。”一位教练说,“五年前他要出去‘拉人头’,现在即使有人报名,驾校还不一定要呢!”

宋振忠收老物件这30年,这些朋友遍布京城,散落在市井之中,藏龙卧虎,自成江湖。但即便是这样用心,比起当时收藏宫廷文物的人,他在很多人眼里也只算半个收破烂的。

  据了解,目前济南市各驾校普遍存在学员积压现象,约有7万人正在排队等待上车和考试。

除了蹲点拆迁区,宋振忠也会去别人手里淘货。潘家园火了之后,宋振忠偶尔也去去,发现东西卖得很贵。陌生人第一次去,随便买点都可能因为不懂行路被黑。宋振忠钱不多,怕买到假货,之后去那儿也转得少。

  对于学员积压的情况,有关部门解释说,按照规定,每车四个人的培训名额,并不是时时满员,因为很多人都要考虑工作和学车时间的具体分配。“到考试的时候,人根本不满,这就造成了培训车辆的闲置。基于此,培训车辆上的学车人数总要大于考试人数,除了经济利益,这也是驾校一车多报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片 3

  据了解,为了满足学员需求,4月份济南市拟新增270辆教练车,今年全年将新增至少600名教练员。整个招生系统允许每个驾校预留2.5―3个月的学员流量。

现在的宋振忠,总是习惯穿着一件素衣,出没于胡同里,眉目和善,目光有神,像是藏身于市井,不动声色的武林高手。他有一张清明上河图般的老北京手绘图,很多美国老外出过极其高昂的价格,他也没有卖。其实他的任何一件收藏拿出去都可以换个好价钱,可他舍不得。

  “黑驾校”挂靠正规驾校

2008年,他的民俗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他找来了发小王金铭,做展览馆的大当家。展览馆被布置得像是一户人家,很亲近。像是胡同的拐角走错了门,就穿越了。

  面对驾驶培训市场的“大蛋糕”,一些人或者团体开始蠢蠢欲动,试图切上一刀。

目前,他除了开民俗博物馆,还在收集各种北京的声音。接下来,他的目标是开一家老北京民俗餐厅。

  “除了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给出的50家驾校名单,其他都是黑驾校。”济南市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说到,目前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有些驾校虽然不在统计之列,有关部门也没有承认其相关资质,但其却挂靠在正规驾校的名下。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挂靠点并没有驾驶员培训的资格,他们通过打通与驾校的关系,在缴纳一定管理费后挂靠在驾校设点招生,自己招生自己培训。“挂靠的驾校不便管理,更有一些驾校只重收费,培训质量得不到保证。还有的以‘低价驾培’的方式吸引学员,事后再额外收费,以致乱收费现象屡禁不绝。”

  今年4月,章丘市民李小姐交了1000元报名学车。可是在较长时间的等待后,她一直没有接到理论考试的通知。去找时发现驾校已人去楼空,和她有同样遭遇的有20人。

  在对驾培市场收费施行新规之后,济南市交通部门表态,从4月开始,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将按照《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规定,开展驾培市场整治,重点加强对驾培市场的源头管理,严查“黑校”、“黑教练”。

  教练“承包制”下的压力转嫁

  在通过理论考试后,与学员直接打交道的就是教练员了。长期以来,社会上有关“驾校教练吃拿卡要”的声音从未间断。

  对此,曾经当过驾培教练的赵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无奈。他在几年前以五六万元的价格将驾校的车辆承包。

  他算了一笔账:通常情况下,一个月能培训合格五名学员,每过一个科目,就可以获得40元的奖金,一人全部通过可获得120元,这样下来一个月可以获得600元奖金,加上底薪,总收入不会超过2000元。

  “教练员的收入不高,收礼又没人监管,所以不收白不收。长期下来,就养成了不好的习惯。”赵先生说。

  将车辆承包后,教练有了很大的自主性,但也承担了更大的压力。赵先生举例说,曾经有学员在培训时开车撞到树上,车头损坏。对此,驾校让教练员承担。“本来可以走保险理赔的途径,但驾校并不那样做。最终,这样的负担只能转嫁到学员身上,让学员赔钱了事。”

  两管理部门应建衔接制度

  目前管理驾培市场的有两个部门。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对于驾校的监管,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各司其职,即交通运输部门负责驾校的资质管理,公安部门负责考试和发证。

  在济南市,驾驶员培训的体检、考试和发证工作由车管所负责,驾校、教练员、教练车的资质和培训管理则由交通部门负责。

  根据今年3月1日实施的《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交通运输部门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建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与考试发证管理的衔接制度。

  早拿驾照是件奢侈的事

  “苦等一天也练不了几把车、训练要时常看教练脸色、考试一拖再拖……”不少学员反映:挤出时间去学车,本想勤学苦练早拿驾照,却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收了钱就“变脸”

  在收钱之后,一些驾校工作人员的脸色就“变”了。省城市民王先生4月初交上费用准备学车,驾校给出的答复是“要到7月才能上车”。更令王先生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对方在收钱之后,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收了钱,我就是‘大爷’。”

  每天只上一次车

  15日中午,省城西部一训练场地,赵先生坐在马扎上,不时地看表:“啥时候才能轮到我啊!”他早上7点就赶到场地,可是一上午只上了一次车,和他同车的学员有11人。一天天就这么耗着,这学车的进程实在让人受不了。”他说。

  一位王姓学员反映,他从家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训练场地,但一整天才只能摸一把车,而且还不到十分钟。

  不请客就给脸色

  在通过理论考试后,学员主要面对的是驾校教练。一位驾校的负责人讲,虽然有明文规定禁止教练吃拿卡要,但效果不大。

  刚刚拿到驾照的苏小姐回忆说,在每一项考试通过后,教练总会有意无意地暗示学员请客吃饭。“第一次理论考试通过后,我们没有请客,教练就拖延训练的时间,要么就是表现得很不积极。”

  考试一拖再拖

  在省城某单位工作的张先生3年前和五位同事一起报名学车,如今同事已经开车两年,他依然在学车。他说,由于工作原因,他经常在外地。而驾校都是提前一天通知考试,让他措手不及。

  他把意见反映到驾校,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在跑了三次后,驾校才安排他考试。

  额外费用名目多

  在缴纳了三四千元的费用后,一些驾校和教练员的额外收费,让许多学员感到“没谱”。潍坊一位学员反映,他交上学费后,驾校还让每个学员再交100块钱的车损费,这让他感到不能理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学员说,她在科目二考试未通过后,被通知交补考费320元,还有一定数额的“考试场地看检费”。而济南市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科目二的补考费为120元,所谓的“考试场地看检费”根本不存在。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529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