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 感谢30年所有的“坏运气”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感谢30年所有的“坏运气”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大年初二大家都在走亲串门烧香上坟看冬奥会,而我自己在家跟四只睡死的猫一起看了这部我等了一年半的片。本来就很开心的我更加开心了。
稍微熟悉我的朋友可能都要烦死了,自从去年圣丹斯首映一片热烈反响过后,我的各个社交账号的动态基本就被这部片占领了。从年初刷影评,到年中等海报催预告,再到年底的颁奖季宣传轰炸,这一路眼见着关键字每天就那么几个人刷来刷去,到现在要刻意躲着才能避开剧透。就好像你锤说的,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自己去闯出了一片天地。
之前一直在想,等出了片源老子就写个万字长文来纪念一下,但真正到理清思路的时候又不知道到底能写些什么。就只能瞎几把想到什么写什么了,更多是记录我自己过去这一年给予这部片的关注。
所有内容都是我从文字以及视频访谈中看来的,出处太多我记不清也没法一一列出,要是记忆出现什么偏差的话,那错都是我的。
以下会有大量剧透。 So it’s all about the making of Call Me by Your Name,
I guess? 开头还是得从2007年说起。在这年,André Aciman的首部小说Call Me
by Your
Name出版了,讲的是两个男孩子在盛夏的意大利谈了个为期六周的世纪初恋。不久,几位好莱坞制片人就拿到了改编权。其中一位制片Peter
Spears跟意大利导演Luca
Guadagnino(我喜欢叫他卢导)是老熟人了,因为Peter的丈夫Brian
Swardstrom是Tilda
Swinton的经纪人,而卢导和Tilda之前已经合作过《我是爱(2009)》和《假日惊情(2015)》了。一开始Peter拿书去给卢导看,是想让他看看书里写的小城到底是在意大利的哪个地方(书里的B城应该是博尔迪盖拉Bordighera),所以最开始卢导只是这部片的顾问,后来因为剧本要改以及找不到合适的导演,他才慢慢成了制片,最终接过手成了导演。
这中间的故事还有点长。一开始有不少想法,也有过剧本和导演(访谈里很少提到具体导演的名字,好像说到过一两次吧,但是我不熟悉也记不得了),但种种原因没能拍成。后来又找到James
Ivory(《莫里斯》、《告别有晴天》、《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的导演)准备让他执导,而他想要把原先的剧本整个推翻重来,于是他和老朋友卢导就开始改起了剧本。两个人经常就在卢导家里边吃卢导做的饭边讨论剧本。所以圣丹斯时期,卢导的名字还会出现在编剧一栏,不过后来进入颁奖季就给拿掉了,但卢导在本子上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差不多就在这时候(掐指一算应该是13年左右),卢导跟甜茶弟弟见了面聊了聊,后来还跟Ivory一起看了导演早年的电影。之前提到Tilda的经纪人、制片人的丈夫Brian,他同时也是弟弟的经纪人,你们捋一捋这个关系。缘,就是这样妙不可言。那时候弟弟才17岁,刚好跟小说里Elio同龄。缘啊。基本从那时起,小男主就定了要弟弟来演,所以剧本里才会给Elio加上一个法国背景,因为弟弟的父亲是法国人,既然会说法语那就不能浪费嘛。
这之后有了新剧本新导演,主角基本确定,甚至连Oliver的角色还考虑过让Shia
LaBeouf(没错就是你们前三部变形金刚的主演,近几年在《狂怒》和《美国甜心》里表现都还挺好的)来演,但最终由于预算原因还是没能成型。访谈里也很少提到Shia这事,但其实他和弟弟甚至都试读过了,弟弟在一个podcast里还疯狂夸他来着。
卢导采访的时候说,因为Ivory来拍的话预算会比较高,拿不到那么多资金。他们还考虑过两人联合导演,但无奈投资方不乐意。所以最后,卢导说要是我来拍的话可以用很少的钱很快就拍完。这下才算见到点眉目了。
(我感觉)卢导可能决定接手过后就想到你锤了。书里大家都戏谑地叫Oliver是“la
muvi
star”,而说到电影明星,卢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锤。金发碧眼人人都爱的美国大个子。据卢导说,他跟大家一样从《社交网络》之后就密切关注着你锤,他俩也是多年前就喝过茶聊过天,事后你锤一脸兴奋觉得自己表现可好了工作机会马上就要找上门来了。结果卢导四五年没跟他联系。后来卢导突然发来一个剧本,锤看完剧本第一反应是害怕,觉得不行我演不了,要在镜头前展现这种程度的亲密和脆弱,他不确定自己能做到。结果卢导一通电话,你锤就被轻松攻略。卢导一席话的主旨大概就是所惧即所欲(what
you fear is what you desire),想要跪下叫爸爸。
此处想下划加粗说一下,卢导不信“试镜”那套。他默认演员都会表演,要是想看“演技”,那就从他/她之前的电影里找。TIFF上有个记者把他跟演员见面形容成约会(date),说来也挺有道理,在会面时导演找寻的不只是表演,更多的是演员的个性,思考怎样才能在角色中带出一些演员身上的特质。他认为就应该减少镜头的侵入感,拍片是在记录演员,而非光让演员去表演。为卢导起立鼓掌。
然后时间到了2016年夏天,近10年过后终于要开机了。在开拍前,弟弟提前一个半月去了意大利北部小城Crema,也就是拍摄地aka导演家。他在那里天天开小灶,学钢琴学吉他学意语。开拍前三四周,你锤在弟弟上钢琴课的时候直接闯了进去,俩人激情相识了一下。钢琴课完了他俩蹬上自行车就去玩耍了。这之后他们才意识到,这个开场跟小说/电影里的相似程度不要太高:两人之前不认识,而弟弟在Crema已经呆了一阵了,一路给他指这里有好吃的那里有好喝的,由于方圆几百里只有他俩说英文,所以基本上24/7都腻在一起,早上工作完了晚上就回家看泰森纪录片。你们直男的友谊。在柏林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你锤说我俩把电影里的事都做了一遍,弟弟旁边接话说“不不还是有些事没有做的”。再后来宣传期的时候,这段故事就省掉了弟弟的话。呵,直男。
接下来便是只要关注过这俩的朋友就一定都会背的那场“排练”了。某天锤茶正骑着车满城撩的时候,卢导一个电话给两人支到拍片的别墅去了。到了过后导演说既然今天天气这么好,那我们出去排练一下吧。俩人说好好好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出去过后卢导随口就说那我们练一下第xx幕(这个数字每次都会在50-80间随机变化),哗哗翻到那里发现那一幕的内容就是两位主角在草地里边亲边滚。当然,两位演员非常专业地就躺下开始亲了。刚亲不久,卢导在一旁:“停停停,你们在搞什么?”锤:“我们在……亲啊。”卢导:“不不不,这样不对,你们要投入要激情,给我投入给我激情。”于是两位演员非常专业地就开始激情亲吻。可能亲到嘴都木了,还是没听到有人叫停。这时候他们抬头,发现导演已经走远了。卢导:“It’s
nice to tease people, it’s very nice, very very nice.” Fine.
真正进入拍摄过后,一切就很自然了。自然到锤子说在拍情爱戏的时候,中间休息有人给他递毛巾裹一下,他都说不用啦这样就好。再加上卢导对待每一场戏的态度都一样,骑车吃早饭跟告白日桃子没什么两样。也只有在这种让人感到安全的环境下,演员才能卸下防备尽情去展现去感受。还有很难得的一点,这部片基本是按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来拍的,所以他们拍摄过程中的情感变化,跟我们所见的成品是相通的。回头一想,可能拍片的过程还不到六周呢,坐地暴哭.jpg。
说到日桃子,那场桃戏无疑是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我相信要是看过书的朋友,绝大多数会跟卢导(和我)一样,觉得那一段在文学作品中作为象征是可以的,但要影像化是不可能的。直到亲身试验过后。老实人卢导,本来都准备不拍了,结果自己拿个桃子试了一下过后发现可以,就颠儿颠儿去找弟弟说:“那个桃戏,是可行的,可以拍的。”弟弟答:“当然可行了。”虽然弟弟现在羞于承认吧,但其实早就被卢导卖了呢。And
in Luca’s defense, he didn’t do it all the way. He tried it, it worked,
and that’s that. I’m laughing my ass off.
除了桃戏,书里还有一段很著名的浴室戏,很多人都庆幸那一幕没出现在电影里。但很奇怪我还挺喜欢那段的(毕竟整本书我没有不喜欢的地方),Aciman去年的新书Enigma
Variation里也有这么异曲同工的一段,就那种又恶心又真实的亲密,很是我杯茶。
啊说回电影。我记得宣传前期还有报道说,Ivory对片里情爱戏的处理还挺不乐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剧本,别人不开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但在希望看到更多真枪实弹的同时,我也很喜欢卢导的解释。其实他从来不吝于在片里加入情爱戏码,但前提是这对塑造人物要有一定帮助,而不单纯是为性而性。但是锤也说了,他们拍的可不止我们看到的那些,所以谁知道呢,梦还是要做的,万一续集里的闪回就用上了呢嘻嘻。
哦是的,导演已经答应要拍续集了。毕竟还有书里最后一章,跨度二十年让我哭到变形的最后一章。而且卢导说他有可能要拍五部。他连下一部的开场都想好了。在此我只能祝大家长命百岁了。
最后我必须表扬一下Sufjan
Stevens。舒肤佳大大,又一个被卢导一通电话攻略的奇才。Luca要是不当导演的话一定是个成功的商人。一开始他们找到舒肤佳的时候,他还是拒绝的。后来听了卢导一席话,看了剧本和原著,在他们拍片的第二周一下子就发来三首歌。一首是大大之前出的Futile
Devices的钢琴版,另两首是专门为本片写的新歌。舒肤佳原话:“这种歌我睡觉都能写出来,我可是从小就开始写爱与失去了!”大家,仔细去品一品两首原创的歌词,不仅有书里的梗,两首歌还能呼应起来,我哭着唱征服。
原本剧本里是有旁白的,但卢导很不喜欢这个点子。我也觉得,要是书里大量的内心戏都靠旁白的话那也太懒了。所以删掉了剧本里的旁白,卢导认为让舒肤佳的歌来当“旁白”是合适的,也符合Elio未来音乐家的设定。最后Elio坐在壁炉前的那个长镜头,拍的时候弟弟是戴着耳机听着Visions
of Gideon演的。 哦对,制片人Peter Spears和原著作者André
Aciman客串了两位主角初夜那晚到家里来做客的一对同性恋人🙃。
以下就是我瞎几把想的东西了
整体来说,提米弟弟演得这么青春我还挺意外的。因为整本书读下来感觉Elio就是个敏感细腻屁大点事儿天都要塌了的青春期少年。
In other word, a dramatic little shit with an undying boner.
但在这里,走路都能滑步浑身都透着活力的男孩子就更讨人喜欢了。至于锤,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温柔照顾人,不知道除了想跟他谈恋爱还能有别的什么想法。爸爸妈妈也超可爱的。
单独提出来赞美一下火车站告别那场。教科书般的show not
tell。整场戏没有一句台词,但是两个人的犹豫不舍伤心安慰我相信有眼睛的朋友都能看出来。电影的魅力啊朋友们。以及初夜的第二天早上和离别的那个早上,两场里你锤表情的流动让我想要尖叫着喊爸爸。
还有很多很喜欢的细节处理,比如Elio流鼻血,是因为Oliver在桌子底下对他动手动脚,字面意义的,但是这些都留给观众来想象了;还有初夜第二天早上,Elio下楼吃饭的时候动作僵硬,坐下的时候还要轻轻试探一下嘿嘿嘿嘿;再有那天早上穿着情人的衬衫的Elio
被Mazia叫住,他围上毛巾还不停地把衬衫往后撩,像是在徒劳地躲着她的质问;然后蜜月旅行喝醉的时候,镜头都是虚焦,紧接着是快速切换的红黑底片梦境……
不过跟原著比起来的话,有些改动是不可避免的。我个人觉得最可惜的就是那句“Fuck
me,
Elio.”(剧本里都有的啊卢导您为什么要删掉啊啊啊啊啊啊)。太撩了。第二可惜的,Oliver把蓝色衬衫Billowy给了Elio过后,他穿着衬衫下楼吃饭的时候帮Oliver敲鸡蛋那段,剧本里比较隐晦,但书里原话直接是“he’d
let me be his top last night”以及“I want to protect him from everything
this
morning”,这段也惨遭删减,我哭泣。还有就是隔壁家十岁的小姑娘Vimini,整个角色都被删掉了,有一段她的话给了妈妈来说,这我可以理解。然后最后打电话那场,书里才真的残忍,虽然我一直很有病比较偏爱BE,但是电影里做的改动我只有笑着流泪鼓掌同意。
很庆幸的是,电影保留了书里很重要的一点:没有所谓的反派。前期拉投资的时候就有人要求要把妈妈写成反对者,好像没有阻碍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甚至还看到过一个影评把“缺少反面人物和恋爱时的阻碍”当成这部片的缺点。很好笑了。
最后再瞎几把扯几句跟电影内容没啥关系的废话。在拍片的时候,整个剧组没有人料到会有今天这种热度,而热度上来过后就总会被问到奇奇怪怪的问题。关于这部电影的分类问题就是家常便饭了,而别人在说这是同志片的时候,卢导说指不定这就成了影史第一部双性片呢,别着急着贴标签。TIFF的时候记者问到本片从政治层面要怎么解读,导演的回答:“I
think the political aspect of this movie can be build bridges, don't
build walls.”希望各位摸个本子出来记一下。真实地热爱卢卡。 So, at the
very end, like Timmy always likes to say, “Thanks to the random luck of
the universe”, we met, we loved, we got our hearts broken, and then life
went on, we regret nothing and remember everything. Hope we all find our
stars.

不知道怎么形容我这些年运气:饮料盖上从来都是“谢谢惠顾”;大小聚会年会,从没中过奖;选择题ABCD,基本没有蒙对的时候;毕业后签约的公司在招聘季结束后悔约,第一份工作,两年间分别被摩托车、面包车撞飞过两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零二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运气不好,记性也不好。
学生时代,最怕背诵古诗古文、圆周率、公式、历史事件表……即使是传说中“什么都记得”的高三,我也不能完整地背诵某些长诗。连全年1至12月哪些是31天,都要稍微想一下。有人很体谅:“不怪她,她记性不行。”
记性不好,数学也一般。
奥数题只能一次次打击幼小的心灵,那些所谓的压轴题,通常没有希望拿满分。幸好现在有计算器和手机,不然商场搞个8.5折促销,我也是要卡壳好好算一下的。有人说:“别的不知道,反正数学她肯定是不行的。”
数学一般,演讲也有障碍。
曾几何时,一开口讲话就脸红,声音小得像蚊子叫。跟陌生人,根本没法开口聊天,也找不到共同话题,各路聚会派对永远是隐形人。有人嘲笑:“她不行的,上不了台面。”

普通的人生?听起来像是要完蛋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有人说我“不行”,我都会不服气,甚至可以说,火气很大。

记性不行?就自己捉摸改善记忆效果的套路。把那些并没有多少规律可言的数字序列,编成顺口溜;长诗不好背,提取出情节,把故事在脑海里自编自导一番,比如《琵琶行》、《长恨歌》,没有情节可言的,把每行的字提取出来,再编一个故事,比如《春江花月夜》(至今背不全,因为编得故事没意思)。12个月,哪些是31天?拿拳头出来数一数就好。

记性不好,强推我去发现规律、总结规律。

数学不行?就把马力开足一点。公式记不住,就把自己穿越回没有发现公式的时代,从无到有推算一遍。题目太难,不翻答案、不找提示,自己走一遍胜过被领着走十遍。忘了很多小时候的事,但是对10岁时跟一道题铆上劲在早晨3点找到答案的高兴劲记忆深刻。再后来,意外找到爱画画的源头,那些立体几何图、抽象线路图很容易在脑海中立起来、甚至动起来。某年高难度数学高考卷,尽管蒙的题目都错了,还是取得了文科生里的数学最高分。

数学不好,意外锤炼了心智的韧劲、发掘出空间想象力的小小优势。

演讲不行?找到擅长领域、多多练习。在中学教室的课间走廊上,给一群女生讲奥斯汀系列小说,信口连讲三本,突然发现原来我是可以流利自信表达的。普通课、公开课,打好腹稿,强压砰砰直跳的小心脏,硬着头皮举手,大声发言。工作后,能胜任最需要与陌生人对话的职业——记者,民工、政要、企业家,没有开不了的头、继续不了的话题。
演讲不行,让我偶然发现讲故事倒流利。习得型的技巧,只要愿意努力,人人可精通。

运气不行?这可没招。换一个角度看,其实运气也不算太差:尽管几次被车撞飞,但撞落点都没有大车路过,人也能勉强爬起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选择题从来蒙不对,没关系,那就确保下笔都自信无误。没有偏财运,也挺好,不会被任何额头不流汗就能快速致富的方法诱惑,这辈子老老实实工作、一点一滴积累。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运气,我们才非常努力地去寻找方法、试用方法、总结方法,希望从一座平淡无奇、乏善可陈的小山里,挖出相信会存在的一点点闪光。

PS:白纸上罗列了关于“学习”的10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时间管理、自我认知、归纳总结、举一反三……想挑一个最重要的放在开篇,思来想去,最重要的应该是:相信自己。("认识自己"
紧随其后)

说到底,行不行这回事,别人怎么说都不算,只有自己说了算。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434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