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 好的个性化 与 个性化的好

好的个性化 与 个性化的好

大三的时候选了一门《西方法律思想史》,这门课在法学院是选修课,教课的是一个清瘦的女老师,因此只有十几个人选了这门课,大家课上也就刷刷网页,玩玩手机。毕竟无论是柏拉图还是卢梭,都略显遥远。
学期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个人大代表选举,学院里有个选举点,印象中是五选三,由于班长再三催促人人都要去投票,我便在上课前匆匆去填了选票,五个人都不认识,我便选了前三个人。
到了教室,《西方法律思想史》的老师走了进来,脸色阴沉,她说她念书的时候,法学院里天天讨论的都是民主自由,国家大事。后来来法学院教书时也参加过这样的人大代表选举,那时候至少门口还挂着各个竞选人的背景资料,这次去看,居然连资料都没有,就光秃秃的选票……
她说的时候我还不以为意地盯着手机刷新闻,突然发觉没声音了,慌忙抬起头来——
就看到她削瘦的肩倚在黑板上,泣不成声。
直到今天,我仍旧说不清这门《西方法律思想史》到底讲了什么,但我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她的画面。

什么是好的个性化?在不改变用户目的的前提下,借由技术手段达成用户效率和体验的提升。
什么是个性化的好?在既定的指标体系下,借由技术手段不断追求更好的数据表现。

在那一刻我突然就明白了,民主对于一个法律人的意义。

当年的佛山小悦悦事件发生后不久,我们的犯罪学老师问我们:如果在场的是你们,会救她的举个手,我们是系里的几个班一起上课,大概两百号人没有一个举手的。

其实这在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作去个性化,一个人置身于一群人的时候,他的自我意识降低,道德水平也随之下降,在我们两百多号人中,肯定有人心里有想救的,只是基于原因没有表达。

没想到的是那个老师,一摔书说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学生!然后就回了办公室。我们几个班委去办公室想调解一下,才发现他居然哭了。事后很多人跟我说觉得他很作,一个大男人因为这种事情而哭实在太矫情之类的。

可是当我看到这个之前的人民警察,一个光头东北老爷们哭成这样,我心里一酸。我明白他为什么哭,我们马上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新一代的法律人,可是他看到的却是一群去个性化的人们,隐藏在人群之后懦弱而无声。

前者是价值观,后者是技术流。一个强调主观目标,一个强调客观标准。这两者在项目初期往往会高度一致,但当发展到中后期时,却往往会出现错位。

以搜索为例。
好的搜索应该做到的是用完即走,以优化用户的点击满意度为己任。从理想态来说,搜索引擎应该只提供一屏幕结果即可,让用户可以在第一屏就能够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用完即走。
而在实操当中,为了追求搜索量的指标,搜索引擎在越来越多的插入了“相关搜索”、“大家还在搜”的引导,以侵入式的体验来换取搜索量的增长。

对于内容消费,同理。
每天新增的值得消费的内容有多少?答案毋庸置疑,是一个有限集。以科技为例,每日值得看的内容不超过百篇。
【好的个性化】应该是在这有限集合中择优推荐,让用户尽快获悉领域内重要的事件和观点。
而【个性化的好】,则在【好的个性化】之后登场。高质量的有限集合分发完毕之后要怎么办?为了实现更长的用户使用时长,势必要在质量维度上妥协,以个性化内容填充:是更命中用户痛点的标题,是更多关于热点的论述,是更多的time-killer。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评论家们可以很轻松的抨击。但回归到业务实践和组织架构上,我们也不得不妥协:增长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当某个业务达到它理想的天花板之后,为追求进一步的数据指标,势必会违背初心。

好的个性化 是理想
个性化的好 是生意
如是。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420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