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崩离析

《推手》直接地刻画中国式家庭的末路:一个理想的三世同堂的家庭,如何走向分家的道路;一个原本“孝顺”的儿子,怎样走上了“不孝”的“弃养”父亲的道路。

从昨天开始,一点小小的迹象开始如滚雪球般以破竹之势撕裂了我近日已是动荡不堪的生活。

多年以前,热播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一段台词(
结尾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深情似到尽头。

这一个家呀就像是一头蒜,父亲呢,就是那个蒜柱,孩子们呢,就是围着蒜柱的那些蒜瓣,母亲呢,就是包裹蒜瓣的那个蒜衣。

梦想试探失败。

这大概是千百年来,理想的传统中国家庭面貌:一家人齐齐整整地聚在一个屋檐下,和和美美,
共享天伦之乐。一个儿子,需与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尊重父母、赡养父母、让父母体验到儿孙绕膝的至乐,才具备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孝顺”。

十年友谊不再。


然而看起来我控制的很好,至少我做了所有我应该做的事情并且面带微笑。日落黄昏,我被抓心挠肺的饥饿感驱使着往嘴里塞了很多东西。当很多事情一起压下来,我总是习惯性的把内里清空,这种时候我没有分辨好坏的能力,我只有把所有的,好的坏的,一起扔出去来暂时欺骗自己的大脑说我没事。然后就会再往里塞很多很多吃的东西,最后捧着丰足的胃在麻痹中入睡。

图片 1

如此往复,不出一周,必将痊愈。

图片源自网络

可是今天晚上,我把所有塞进去的吃的全部吐了出来。隐隐觉得有一样东西我没有拿出来,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然而李安并不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注意到这一点大概是从上面这张图片开始,李安在访谈里说,做父亲并不代表可以自然得到孩子们的尊敬,仍然需要每天去赚取这份尊敬,这与“孝顺”的精义相违背,传统孝道里,孩子尊敬父亲,合该天经地义。

我扶着水池子站了一会儿,却也是不能站久了。我还有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日常生活,我早已无法躲进个什么地方来逃离排山倒海的负面情绪,我只能掸掸灰,把面具带上,然后隔离我的私欲,撑到深夜。

令李安扬名的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都在解构中国式家庭。《推手》是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也是最直接地刻画中国式家庭的末路:一个理想的三世同堂的家庭,如何走向分家的道路;一个原本“孝顺”的儿子,怎样走上了“不孝”的“弃养”父亲的道路。

可是到了爬进被子的时候,我却发现面具摘不下来了。轻轻揭开一角,我便已听到内心的轰鸣。

影片最后,面对儿子的“忏悔”,父亲没有回归儿子的家庭,而是选择在另外的出租屋里单独居住。蒜瓣和蒜柱在《推手》里分崩离析。

原来我的身体又一次先于我的大脑对情况作出了判断。若是掀起面具任由私欲横流,我的内心必将在瞬间分崩离析。但是现在不行,我的身边有需要我照顾的人,我的身边有我要为之负责任的梦想,我不能倒下。尤其是这一次,所有最坏的情况一起发生,我将只能独自面对。有人已经不会再听我的诉说,有人已经失掉完全进入我的内心的资格,有人不能知道发生了些什么。而我还必须恶狠狠的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倒下。


我就这样麻木的入睡,我就这样麻木的在凌晨三点准时醒来。

表面上,中国式家庭的瓦解源自于中西冲突,也就是父亲和洋媳妇之间的矛盾;可内在的,令父亲爆发,做出离家出走的惊人举动的,是父亲和儿子之间的矛盾。

突然想起刚刚的梦境,单纯的学生时代,重逢略有好感的男生,夏天的空气味道,全班人脸上止不住的笑容。

电影对儿子的刻画,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台词是:

我的五官已经扭成一团。

我要知道这墙不够厚,我还不敢撞它呢!

总会过去的。总有一天,在不会太久远的未来,面具轻轻脱落,而那下面,是我微笑的脸。

图片 2

儿子酒后爆发

“墙”在此处,指代的就是中华孝道,此时的儿子,不复一开始把父亲接过来与自己同住、共聚天伦之乐的踌躇满志。他夹在父亲和妻子之间,感到深深的为难,他的家庭观已经动摇,却没有下定决心“驱逐”自己的父亲,突破这道“墙”。

经过整晚的思索,儿子下定了决心:

I have made up my mind already. The old man has got to go.

I really don't have too much choice, do I?

图片 3

儿子做出“驱逐”父亲的决定

电影里的儿子,原本是孝顺的,他在美国“出息”了,把辛苦拉扯自己大的父亲接到美国与自己同住,愿能赡养父亲安享晚年。但现实没能实现他做“孝子”的愿望,面对父亲与洋媳妇的矛盾所代表的中西文化冲突,他无力调和。矛盾加剧,他选择了做一个西方人,站在妻子那边,牺牲父亲的利益,维护小家庭的和平,说出了那句可能令不少观众心寒的“老头子非走不可”。

图片 4

夹缝中生存的儿子


本片中,父亲的角色设定是一位用打太极拳逃避生活的太极拳教授。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化身,表达感情的方式极具东方含蓄特色,下面这句台词令我印象最为深刻:

炼神还虚……不容易啊!

图片 5

令人泪目的一幕

父亲离家出走后,生活境况一落千丈,终至下狱,面对终于闻讯而来找到失踪多时的自己的儿子,父亲不谈家事,反谈太极。炼神还虚,是太极中的理想境界,到了炼神还虚这一步,武功就再难精进。父亲感慨炼神还虚难,是在感慨生活的不容易。

离家出走时,父亲觉察儿子借撮合黄昏恋“驱逐”自己的阴谋,对儿子的“不孝”极度失望:

美国这么好的物质生活,你们家里却容不下我来。

他以为不依靠儿子,自己也能在美国独立生存下去,居然落得入狱的下场:

天下之大,岂无藏身之地?任一小屋,了此残生。世事如过眼云烟,原本不该心有挂碍。


儿子抱住狱中形容憔悴的父亲,悔恨不已地接父亲回家,父亲却问:

回家?回谁的家?

图片 6

回家?回谁的家?

看起来要有一个传统意义上“大团圆”的结局,父子和好,重归一室,父亲却主动放弃了三世同堂的念想,让儿子回儿子的家,自己独居在外:

算了,我想开了,只要你们生活得很幸福,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你有孝心的话,就在中国城附近,租一间公寓,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存神养性。如果有空,带孩子来看看我。这样大家见面还有三分情。

图片 7

儿子已经泣不成声

至此,背叛中国完美家庭模式的,已经不是接受西方思想洗礼的儿子,而是骨子里全是东方思想的父亲。三世同堂的中国式家庭,到此才算真正地走向末路,蒜柱不存,蒜瓣不再。


影片以两个自我“驱逐”的老人独自生活在外为结束,镜头拉远,大幕闭幕。

图片 8

电影的最后一幕

有人说分家的结局是一个悲剧,然而换一个角度看,无论是老人还是子女,都不用再忍受憋在胸中的闷气,为何不能算是喜剧?


回到现实生活中来,无论书中、媒体怎么宣传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的和美,父母与子女同住的家庭,和睦的少,闹矛盾的多,婆媳矛盾,父子、母女失和,屡见不鲜。

在宗族社会日渐瓦解、人口流动加剧、受西方文化冲击的当下,还去追求一头蒜的完整,把长辈晚辈以“孝顺”为名,强行聚在一起,是不是合理的方式?我想这是李安导演透过《推手》想让观众思考的问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白兔白也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 https://www.little-lily.com/?p=245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